欢迎访问甘肃众盛和货架制造有限公司网站!

询盘信息 您暂无未读询盘信息!

众盛和

zhongshenghehuojia

多年专注货架、展柜定制安装一站式服务企业

高品质,高信誉,打造行业实力品牌

甘肃众盛和货架制造有限公司

咨询热线:

18894035832

18894035832
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时事聚焦

新疆新增137例无症状感染者源头成迷,..称或已出现三代病例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0-10-26    作者:admin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
(10月25日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健委通报,新疆新增137例新冠无症状感染者。(图片来源:中新视频截屏))


本刊记者/杜玮


继10月24日新疆喀什地区疏附县对“应检尽检”人员定期检测,发现一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后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健委副主任顾莹苏在10月25日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,通过对该无症状感染者密切接触者、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核酸检测,截至10月25日14时,137人呈阳性,均与其父母所在的三村工厂相关联。经..诊断,均为无症状感染者。


顾莹苏说,首例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,女,17岁,是喀什地区疏附县站敏乡二村村民,在定期核酸检测中结果呈阳性后,已转入喀什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。目前,没有发热、咳嗽等症状。抗体IgM、IgG均为阴性。该女子在疏附县某制衣厂工作。家中有4口人,其一般住在工作单位,近期曾三次回家休息。一家4口人无外出史、手术史、无其他疾病史。今年以来,该感染者一直在疏附县,无外地旅居史,感染者检测阳性前16天内没接触过确诊病例、疑似病例和发热病人,无野生动物接触史。


10月24日下午,疾控部门对该女子所在制衣厂共有831人进行核酸检测,结果均为阴性;其父母及哥哥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。


疫情发生后,喀什地区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立即启动一级响应,新疆喀什地区4地升为疫情高风险地区,喀什市预计用两天完成全民核酸检测。


可能处于感染早期,追踪外出人员避免扩散


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,在喀什发现无症状感染者后,今天国家卫健委已派出工作组,赴喀什指导当地开展疫情防控工作。中疾控一位不愿具名的流行病..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国家卫健委已经有五六位..到位,此次疫情的原因和源头都还没搞清楚,规模也很难判断,需要深入细致调查,包括采用病毒基因序列测定等手段。


国家卫健委..组成员、北京大学..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分析说,137例无症状感染者的出现意味着要对这次疫情高度关注,提示疫情形势不容乐观,但好在现有的所有无症状感染者都是在主动核酸检测筛查中发现的。137例感染者皆为无症状,有可能意味着这些阳性感染者尚处在感染早期,感染时间不长,后续一部分无症状感染者会转为确诊病人。


今年7月新疆发生疫情时,就有初期大量无症状感染者出现的情况。如果是这样,就可以通过快速行动将疫情控制住。但如果无症状感染者已经感染时间比较长了,就代表着还有其他病例的出现。“从目前来看,无症状感染者处在感染早期的可能性比较大”。


王贵强说,下一步要适当扩大检测范围,尤其对于所有可能的密接、密接的密接人群要重点监测。除了疏附县城外,周边区域也要进行核酸检测。从流调来看,整个疏附县城的人群,尤其是首例无症状感染者所住的疏附县站敏乡二村、其父母所在的三村工厂等重点区域人群有没有人外出需要关注,“如果有外出人员一定要快速溯源,这是关键。避免疫情远距离更大规模传播。”


抗体检测和基因测序有助于溯源


至于谁是“零号病人”,王贵强说,该17岁女子父母将病毒从工厂带回,传染给女儿的可能性较大,但也不排除17岁女子感染后将病毒带给父母的可能性。因此,需要对现在所有感染病人进行分析,“可以通过抗体产生水平来初步判断感染顺序的先后,.好做基因测序溯源,可能会提供更准确线索”。


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院长、流行病学家姜庆五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分析说,从规模上来看,137例阳性病例意味着可能已经出现了不止是一代、二代病例,三代病例可能也已出现。从现在情况看,17岁女子所在制衣厂工人核酸检测皆为阴性,而137例阳性感染者都与父母所在工厂相关,虽然不足以判断哪里是源头,但已给出了一定提示。现在.好的方式是补充抗体检测,即对17岁女子所在制衣厂的工人、她的父母及哥哥、父母所在工厂工人进行抗体检测。如果女子所在工厂工人核酸与抗体检测皆为阴性,则可排除感染,进一步确定病毒传播的方向。


姜庆五说,该17岁女子更像是一个三代病例,因此,要对其密切接触者、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重点排查,这些人群的密切接触者也要进行核酸检测,要扩大检测范围。不过他也表示,好在阳性病例皆与17岁女子父母所在工厂相关,这说明疫情传播现在还在一定范围内,希望不出现更大范围社区传播。


至于病毒是从境外来还是本土出现,尚无法判断。姜庆五说,从17岁女子的行动轨迹来看,其去过公交站、巴扎,还去过县城商城买衣服,这些场所里什么人都可能有,活动也频繁。而其所在制衣厂的衣服送到哪里,有没有可能接触到境外人员,通过国际航班信息是否进一步可以查到入境人员信息,这些都是流调工作要做的事情。


有关疫情的规模,王贵强认为,还是要通过进一步的流行病学调查和检测才能科学判断。


截至25日14时,喀什地区需核酸检测总人数474.65万人,已进行核酸采样283.53万人,已出结果33.48万人,暂未发现异常。其中疏附县需检测总人数24.5万人,已进行核酸采样24.5万人,已出结果8.6万人。除与疏附县站敏乡三村工厂相关联137人检测呈阳性外,其余均为阴性。


今年7月15日,新疆曾出现疫情局部暴发,到9月7日,新疆(含兵团)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全部清零,共治愈出院确诊病例826例,无症状感染者解除医学观察238例,累计1064例。但关于这一疫情的源头,至今尚未查清。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..吴尊友此前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曾表示,新疆当时的疫情规模较大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,在于病例发现较晚。


喀什地区作为中国.西端的边陲之城,是中国向西开放的重要门户,与塔吉克斯坦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三国接壤。其下辖1个县级市、10个县、1个自治县,此次疫情暴发地即为喀什下辖10个县之一。10月的喀什同时拥有黄叶、雪山与草甸,是旅游的黄金时期。今年“十一”长假期间,喀什地区接待游客209.71万人次,同比增长122.63%,实现旅游收入23.63亿元,同比增长150.71%。

本文转自:中国新闻周刊  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立刻删除。